本報借錢特約記者 陳言(東京報道)
  去年宿霧12月26日再次坐上日本首相寶座的安倍晉三,近一年來先聲奪人,未見在經濟上有什麼舉措,但股價上升了70%;一直妨礙日本經濟發展的日元匯率,忽然在過去一年多時間里下滑了30%。經濟形勢一片大好,本來對經濟就不熟悉的安倍首相,所能做的便是國內政治及外交了。
  修改憲法是安倍首相的最大政治願望,但實現起來並不容易。可是在內閣成立一個“國家安全保障委員會”並不困難。其他的能顯示安倍內閣特點的,融資便是“保密法”(秘密保護法案)了。
  記者採裝潢訪國家立法情況=教唆罪;在國會外游行反對某條法律=恐怖活動
  保密法內容非常繁多,解釋起來有些困難。不妨我們看看日本民眾是如何看待這部台北港式飲茶法律的。
  比如有一天在街上遇到了久違的同學,兩人相見後下館子喝了兩盅,彼此問了問這些年的變化。“大學畢業後,我進了軍工企業,現在設計導彈。”同學A這麼說一句。第二天,同學B在自己的微博上說,“我的同學A,想不到現在也是設計導彈的人了。”雖然他未談A的名字,但如果這句話被日本安全部門看到了,那麼A屬於犯了泄密罪,寫微博的B屬於犯了教唆罪(教唆別人泄密)。儘管並不經意,微博中也沒有寫具體的名字,但在日本通過的保密法中,這些均有被定罪的可能。
  媒體記者需要通過採訪來瞭解國內外情況。國家正在立法的情況自然是採訪的重點。如果直接問及相關法律的審查情況,不管國家政府機關的人是否回答了,記者這樣的採訪本身便是犯了教唆罪。
  對於國家正在審議的某些法律,如果個人表示反對,要去國會游行,要政治家公佈審議內容,向政治家施加壓力,日本安全部門的人便會找上門來,問為何知道這些內幕,誰透露的?如果因教唆罪被逮捕,律師提供辯護時,同樣不能向政府方面提問任何和該審議內容相關的問題,具體因為什麼原因定罪,完全看國家的裁定了。
  這樣的法律,自然受到了日本民眾的反對。12月初,日本眾議院討論保密法時,筆者看到有眾多的人在國會外游行,表示堅決反對。日本共產黨等在野黨,也在人員流動較大的車站,發表演說呼籲民眾反對。
  在國會外的“游行本身就是恐怖活動”,自民黨幹事長石破茂,這位最有可能今後接替安倍出任首相的人,公開在自己的博客上寫上了這樣的話。把反對某一條法律的游行,當成恐怖活動,要堅決取締,讓日本民眾更加感到自民黨要通過的保密法,絕非一個簡單的法律。雖然石破茂後來修改了自己在博客上寫的內容,但政治家的本意力透紙外。
  特定的秘密可延長到60年後再解密;官員當下無論做什麼都可規避責任
  東京一些官府的人,認為以後有了保密法,官員就可以不向媒體提供任何信息了。官員、政治家做什麼,與民無關。官員等對保密法持歡迎態度。
  什麼是秘密?這由國家裁定,民眾無資格說三道四,政府內亦無獨立的第三方機構去確認。筆者從電視屏幕中看到,在國會審議保密法時,在野黨提到獨立第三方的監督問題,安倍首相侃侃而談,連續說到將設立“情報保全咨詢會議”“保全監視委員會”“獨立公文書管理監督會”。其他議員問到這些委員會各有什麼區別時,安倍首相忽然變得沉默起來。看來他自己沒有認真思考獨立第三方問題。讓其他官員去出任這些徒有其名的委員會成員,有官官相護,日本官員自然可以高枕無憂。
  世界的主流是,不論何種秘密文件,30年後解密,公佈於眾。但日本保密法則給出了多種推脫的條件,比如特定的秘密可以延長到60年以後。60年是兩代人,而實際上是追究三代前的責任,這樣的保密法基本上能夠保證官員、政治家不論做什麼,完全可以規避任何責任。
  原先安倍的“腦殘粉”日媒開始轉向;半數民眾對《保密法》持反對意見
  把日本媒體看遍,除了少數保守媒體發表了一些支持安倍內閣制定保密法的文章外,過去對安倍內閣毫無保留持支持態度的很多日本媒體,現在開始在保密法問題上與安倍分道揚鑣。
  從民意調查結果看,在安倍內閣準備強行通過保密法的時候,其支持率出現了大幅下滑。日本保守輿論的代表《讀賣新聞》,12月9日其民意調查結果顯示,50%的被調查者對《保密法》持反對意見。12月15日,電視臺NNN的民意調查顯示,安倍內閣支持率比上個月低7.3%,首次停留在了50.0%上,今後跌破50%的可能性很大。
  安倍要提高支持率,一個比較方便的做法是,更加強烈地喧囂中國威脅論。保密法在眾議院通過後,安倍內閣在經濟複蘇無望的情況下,增加軍事預算,拿出了強調與中國進行軍事對立的新防衛大綱。
  日本現在最需要的是經濟上的複蘇,而非壓制民意,與周邊國家對峙。安倍內閣在走過將近一年的政治行程後,現在開始離民意漸行漸遠,走向衰微了。
  (原標題:民意沸反,保密法重創安倍政權)
創作者介紹

沖繩

ov58ovcs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